史弥远简介-南宋中期奸臣,尚书右仆射史浩第三子

史弥远(1164年2月23日—1233年11月27日),字同叔,号小溪,别号静斋。明州鄞县(今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)人,南宋中期奸臣,尚书右仆射史浩第三子,被时人称为“四木三凶。
南宋淳熙十四年(1187年)进士。开禧三年(1207年),韩侂胄北伐失败,金朝来索主谋。史弥远时任礼部侍郎兼资善堂翊善,与杨皇后等密谋,遣权主管殿前司公事夏震于玉津园槌杀韩侂胄,后函其首送金请和。史弥远在韩佗胄死后的嘉定元年(1208年)十月升任右丞相,此后独相宋宁宗朝17年。嘉定十七年(1224年)八月,宋宁宗驾崩,史弥远矫诏拥立贵诚,改名昀,是为宋理宗,封赵竑为济王,出居湖州。宝庆元年(1225年)正月,湖州人潘壬等谋立济王赵竑未遂,史弥远派人逼赵竑自缢,诡称病死。自此又独相宋理宗朝九年。
史弥远在两朝擅权共26年,一直得到宋宁宗宋理宗的宠信,其亲信七人,被时人称为“四木三凶”。史弥远等对金采取屈服妥协,对南宋人民则疯狂掠夺。他招权纳贿,货赂公行。还大量印造新会子,不再以金﹑银﹑铜钱兑换,而只以新会子兑换旧会子,并且把旧会子折价一半。致使会子充斥,币值跌落,物价飞涨,民不聊生。
绍定六年(1233年),病死,时年六十九岁。追封卫王,谥忠献。谥号与奸相秦桧同,寓意深远。

人物生平

官场升迁
史弥远于淳熙六年(1179年)补承事郎(八品)。
淳熙八年(1181年)年,转宣义郎,铨试第一,调建康府粮料院,改沿海制置司干办公事。
淳熙十四年(1187年)举进士。
绍熙二年(1191年),迁太社令。
绍熙三年(1192年),迁太常寺主簿,以奉养父史浩请祠,史浩死后守丧。
庆元二年(1196年)除丧服,出任八品小官大理司直,寻改诸王宫大小学教授。
庆元四年(1198),授枢密院编修官,迁太常丞,寻兼工部郎官,改刑部。
庆元六年(1200),改宗正丞。丐外,知池州。
嘉泰四年(1204),提举浙西常平。
开禧元年(1205),授司封郎官兼国史编修、实录检讨,迁秘书少监,迁起居郎。
开禧二年(1206),兼资善堂直讲。到开禧元年(1205年)初的近十年时间里,才升至六品的司封郎中。同年五月,韩侂胄任平章军国事后,史弥远随即受到重用,到开禧三年三月的不到两年的时间里,不但已封为男爵,而且已升为礼部侍郎兼刑部侍郎的三品大员。
谋害忠臣
史弥远权位的迅速升迁,助长了他的政治野心。当韩侂胄支持重用的宋军西线主帅吴曦叛变降金的消息,于开禧三年(1207年)二月传到南宋首都临安时,宋朝君臣对战胜金军、收复中原已失去信心,韩侂胄的威望也因而严重受挫。韩侂胄于六月遣使议和,金方提出以韩侂胄首级作为议和的前提,这理所当然遭到韩侂胄的拒绝。史弥远的政治野心立即迅速膨胀,“乃建去凶之策,其议甚秘,人无知者”,决心设法杀死韩侂胄,取而代之。
宋宁宗立皇后时,韩侂胄不支持立杨贵妃(杨桂枝)为后。杨贵妃在立为皇后以后,对韩侂胄怀恨在心。史弥远积极拉拢被杨皇后冒认为兄的杨次山,由杨次山向杨皇后提出,请她向宋宁宗提出罢免韩侂胄。史弥远又利用自己兼任资善堂翊善,蛊惑年仅16岁的宋宁宗嗣子,向宋宁宗“入奏:侂胄再启兵端,将不利于社稷”。杨皇后从旁赞之甚力,但宋宁宗不予理睬。显然想通过宋宁宗下诏罢免韩侂胄,是不可能的。
史弥远决定绕过宋宁宗,由他和杨皇后伪造宋宁宗的御批密旨。参知政事钱象祖、李壁曾是韩侂胄党羽,见到密旨信以为真,转而投靠史弥远,当钱象祖想向宁宗奏明罢韩侂胄时,李壁怕消息泄漏给韩侂胄,钱象祖因而作罢。史弥远计划派权主管殿前司公事夏震杀死韩侂胄,当夏震“初闻欲诛韩(侂胄),有难色,及视御批,则曰:‘君命也,震当效死’”。十一月初三,韩侂胄被杀死于玉津园。当“临安府申侂胄已身故”,“帝不之信,越三日,帝犹谓其未死,盖是谋悉出中宫及次山等,帝初不知也”。
嘉定和议
嘉定元年(1208年)三月,史弥远实际掌权,恢复了秦桧的申王爵位及忠献谥号,积极奉行降金乞和政策。九月签订宋金和议,史称“嘉定和议”,由金宋叔侄之国改为伯侄之国,岁币由20万增为30万;另加“犒军银”300万两,这是以往和议中从来没有过的。对于这宋金议和史上最为屈辱的和议,引起朝野不满。
矫诏立帝
由于韩侂胄是被伪造的密旨杀死的,史弥远没能公开以此居为首功,只微升为礼部尚书,但已掌握实权。
嘉定元年(1208年)正月,升为知枢密院事,六月,兼参知政事,十月升为右丞相。十一月,因母丧丁忧。
嘉定二年(1209年)五月,史弥远起复为右丞相,从此开始了长达二十多年的独相擅权时期。
当年协助史弥远杀害韩侂胄,对金乞降求和的卫国公,不久即被立为太子,嘉定十三年(1220年)死。
次年,宋宁宗另立赵竑为皇子。赵竑对于史弥远的擅权跋扈十分不满,想在即位后远贬史弥远。但被史弥远安置在赵竑身边耳目所告发,史弥远就不时地在宋宁宗面前诽谤赵竑,以图废赵竑,另立他人为继承人,但未能得逞。
嘉定十六年(1223年),史弥远收买当时只是九品小官的国子学录郑清之,阴谋在宋宁宗去世时,废皇子赵竑而另立宗室赵昀(贵诚)为帝,为此派他兼任魏忠宪王府教授,作为赵贵诚的老师。郑清之后虽数次升官,但兼任赵昀老师之职不变。
嘉定十七年(1224年)八月,宋宁宗病重不能处理朝政时,史弥远加快了策划宫廷政变的步伐。
同年闰八月,宋宁宗病死的当天黄昏,伪造宁宗遗诏,“遂矫诏废竑为济王,立昀为皇子,即帝位”。为了说明赵昀即位的“合法性”,史弥远宣称:宋宁宗在世的八月份,即已“诏以贵诚为皇子,改赐名昀”。赵昀即位,是为宋理宗。从此,宋太祖长子燕王赵德昭的后裔,取代了由宋孝宗开始的宋太祖次子秦王赵德芳后裔的帝位。
荐引诸贤
嘉定十四年(1221年),发生了殿前司军官华岳谋杀史弥远事件。在开禧北伐时,华岳作为军事理论家(著有兵书《翠微南征录》等传世),以战略眼光指出,应待金朝破坏和议时攻金,不应在准备不足时主动北伐,因而受到韩侂胄的打击。但对史弥远的乞降求和更为不满,图谋去丞相史弥远,不料事泄下狱,宁宗知其名,欲生之,弥远曰:‘是欲杀臣者’。竟将其杖死东市。
谥同秦桧
绍定六年(1233年)十月,史弥远病重,才将他的党羽郑清之升为右丞相,结束了他独相二十六年的历史。次日以病危致仕,授两镇节度使,封会稽郡王,数日后去世,追封卫王,谥忠献。所赐号与秦桧谥号相同的忠献,并非完全是偶然的巧合,也许是讨论谥号的礼官们,认为史弥远就是与秦桧属同一类人物,因为这在当时是士大夫们的某种共识。

轶事典故

养鹰休饱
绍定四年(1231年)宋军击毙叛将李全,论功行赏时,将士求赏欲望甚高,朝臣也认为应赐以高官厚禄。史弥远道:“御将之道,譬如养鹰。饥则依人,饱则飏去,曹彬下江南,宋太祖未肯以使相与之。况今边戌末撤,警报时至,若诸将一一遂其所求,志得意满,猝有缓急,孰肯效死?”因此,有功将士只得到有限的赏赐。
墓址风波
史弥远虽独居相位,也惧怕树大招风,况朝臣中对他独揽朝政,迫害济王,迢立理宗多有微言。虽理宗因感他拥立之功多加庇,终究难得安宁。因而,屡次上疏乞归。
晚年时,他想在家乡找一块好墓地作为归宿。不料竟引出一场风波,几乎使他遭受灭顶之灾。相传,史弥远为找墓地招集许多风水先生,最终看中了阿育王寺这块“八吉祥六殊胜地”。史弥远觉得很合心意,便下令在那年八月中秋节后拆寺建坟。正当阿育王寺和尚听到这个消息,急得如同热锅蚂蚁,阿育王寺方丈更是六神无主,此时有个叫师范的小和尚说他有办法能保护寺院。师范得到方丈允准,到了南宋都城临安,在一个月黑风大的夜晚,在城门、宫墙、大街都贴着这样一张诗单:“育王一块地,常冒天子气;丞相要做坟,不知主何意?”临安百姓对史弥远早已怨恨,见了诗单后便纷纷传言:“史弥远要霸占天子气,要谋皇篡位了”,消息传进皇宫,理宗素知史弥远为人,过去他一手遮天帮他坐上了皇位,如今也难保史弥远不会篡皇位。便把史弥远宣进皇宫,查问此事。史弥远也怕皇上翻脸,不光富贵保不住,怕还有灭九族之祸哩。于是,赶紧撒谎道:“臣的坟墓早已做在东钱湖大慈山了,诗单无中生有,望万岁明察。”这样一来,阿育王寺被保留下来,史弥远的坟墓也真的做到东钱湖大慈山了。
转世传说
隆兴二年生于史弥远月湖史相府第。对此有三个传说。
宏智正觉是天童寺住持,倡导默照禅,人称天童和尚。史浩隐居鄮峰时就结识了宏智正觉,并接受了他的默照禅,从此宏智正觉与史浩交往几十年,彼此十分友善。一次史浩与宏智正觉闲聊时曾开玩笑地对他说:“和尚与我孰好?”正觉见眼前的史浩“绮罗烂盈,粉黛列环”,就漫不经心地说:“丞相富贵好,老僧何敢比也。”过一会又自省说:“此一念差,终当堕落泥滓。”事隔数年后的一天,史浩坐在客厅上,俨然看见正觉突然走入堂中,却不见他来到,就派人到寺里去察看,一会,前去察看的人来报说正觉长老圆寂了,史浩觉得很奇怪。大约过了喝一杯茶的功夫,史府后院的家仆来报说:恭喜大人,夫人生了一个男孩。史浩默然,心想这便是正觉转世了,于是用觉圆给孩子取小名,等他长大,又取名叫弥远。弥远后来相两朝,共二十六年,权震海内。当时就有人作诗说:“前身元是觉阑黎,业障纷华总不迷。到此更须睁只眼,好将慧力运金。”实际情况是:宏智正觉死于绍兴二十七年,史弥远生于隆兴二年,时间相隔六年,岂是“喝一杯茶的功夫”!
命理之说
史弥远生于甲申丙寅乙卯辛巳。乙卯日辛巳时,春生身强,杀浅大贵,夏平常,秋官煞旺,冬印绶旺俱吉。日干专旺,时上辛金为杀,月上丙火制伏,故贵为宰相。
与观音缘
史卫王弥远一日游普陀,看见大士在茶树上,示一目,盖二十年宰相之谶也。所以从来不写诗的史弥远也硬是吟出四句题观音像赞说:“南海观世音,庄严手持尘。悠然妙色相,救苦度众生。”
朱熹理学
史弥远担任丞相后,不但恢复了支持理学的赵汝愚、吕祖谦等人的官职,还召林大中、楼钥等15位故老入朝。同时,恢复了理学的地位,下令雕版印行朱熹的著作。

人物评价

整体评价
史弥远掌权二十六年期间,虽因金受蒙古威胁无暇南顾,而能保持南宋安定,但弥远排斥异己,贪污中饱,加重税金,使南宋国势渐衰。
其篡改宋宁宗的意志,立宋理宗继位,并假借湖州之变迫死济国公赵竑,干扰皇统的继立,比南宋其他的权臣更为过份。例如秦桧察觉身为皇子的宋孝宗经常与自己作对,但最后并没有成功改变宋孝宗的皇位继承者的身份。但史弥远不同于南宋著名的权臣,例如秦桧,其家人并没有大量得到朝廷显禄。而更不像韩侂胄如此盛气迫人,峰芒太露。
宋史》并没有将史弥远列入《奸臣传》,在传中形容弥远“迨宁宗崩,废济王,非宁宗意。立理宗,又独相九年,擅权用事,专任俭壬。理宗德其立己之功,不思社稷大计,虽台谏言其奸恶,弗恤也。”而传中评论又指“史弥远废亲立疏,讳闻直言。.....弥远之罪既著,故当时不乐嵩之之继也,因丧起复,群起攻之,然固将才也。”
历代评价
林瑞翰:理宗在位四十年,大抵而言,初期委政于史弥远,中期委政于郑清之、史嵩之,晚期委政于贾似道。清之在位,颇引用正人,故端平间,贤士如真德秀、魏了翁、李皇、洪咨夔等并见进用,时称端平更化,以比元祐。

家庭成员

关系

人物

备注

父亲

史浩

南宋宰相,尚书右仆射。

母亲

周氏

讳惠,出身于浙江绍兴渔家。

堂侄

史嵩之

南宋右丞相兼枢密使。

后世纪念

史弥远墓
史弥远墓在东钱湖大慈山,原墓、墓道及墓道石刻规模宏大,宋理宗御制神道碑额云“公忠翊运定策元勋之碑”。到明清时期墓道神碑已倒地折断。
墓道现存原真性宋代石拱桥一座,桥上一莲花望柱一根,参天古银杏树两颗,宋踏道台基,歇山式祭殿,面阔五间。
殿后三层墓台基已大部分坍陷,仅存少许条石完整。底层和三层堆放大量残破石构件,三层石构件雕刻精美,石质大多为石山弄马岭石,少许稽山石。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,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。

转载注明出处:songchaorenwu/shimoyuan.html